無線徐州客戶端
掃一掃 下載

代駕第一天途中受傷,誰來為實習期代駕司機“買單”?

來源:2020-10-09

市民潘先生最近通過朋友介紹,應聘到徐州承安司機服務中心做滴滴代駕??傻谝惶齑{,他就遇到了糟心事,接單過程中摔傷了。而讓潘先生沒想到的是,更糟心的事還在后面。

記者見到潘先生時,因為左胳膊骨折被夾板固定、不能活動。說起自己受傷,還得從9月27號晚上潘先生第一次做代駕說起。當天晚上九點多鐘,隊長打電話給他,要他去送一位顧客回家。潘先生按照隊長約定的地點,騎車趕了過去。眼看著就要到約定地點,他的電話突然響了,打電話的人正是隊長,就在潘先生一手接電話一手騎車時,一不留神,突然摔倒了。

根據潘先生提供的照片,記者看到潘先生摔倒后,臉部、手部有不同程度的擦傷,左手肘處還鼓起一個大疙瘩。不過考慮到這是自己接的第一筆單,直到送完客人,他才趕去醫院。

由于傷勢嚴重,醫生建議潘先生住院手術治療。想到手術費用不是小數目,自己又是在工作的途中受傷的,潘先生立刻聯系了隊長。然而隊長卻答復,因為潘先生還在實習期不能算工傷,讓他自己承擔。

潘先生說,自己今年8月份入職,還在實習期,也并沒有與公司簽訂勞動合同。事情發生后,他也多次找到隊長和徐州承安司機服務中心,但是問題遲遲沒有得到解決。那么,作為實習生的潘先生能單獨接送客人嗎?誰又該為他的受傷負責呢?記者首先聯系了當晚派送業務的厲先生,也就是潘先生口中的隊長。

厲先生說,自己也是一位滴滴代駕司機,當晚他接到公司另外一位隊長發布的業務后,就在群里發布了消息。當時潘先生有時間,離的也近,所以就接了單。潘先生摔傷,與自己沒什么關系。

隨后,記者又聯系上另外一位劉隊長。劉隊長表示,當天晚上并不是公司平臺派單,而這條代駕信息是同行分享到群里,考慮到潘先生離的近就讓他去了。事情發生后,他也向潘先生解釋,他們之間并不是勞務關系,所以個人不能承擔潘先生的損失。

此外劉隊長表示,目前潘先生還在實習期內,正常情況下,公司與實習者之間還未簽訂勞動合同,實習生只能跟著老隊員學習代駕的業務操作,這也意味著潘先生并不能獨自接業務。那么,目前潘先生是不是滴滴代駕徐州承安司機服務中心的員工?他前往代駕途中受傷,誰該承擔責任呢?隨后,記者又來到了滴滴代駕徐州承安司機服務中心。

滴滴代駕徐州承安司機服務中心:不接受媒體采訪 傷者不屬于公司員工

公司的工作人員表示,他們會向上一級報備后,由專人與記者對接采訪事宜。但是直到發稿前,記者也沒能接到滴滴代駕徐州承安司機服務中心的回復。那么,潘先生在前往代駕途中摔倒受傷,該由誰來承擔責任呢?

律師:傷者需提供證據 勞動關系、雇傭關系可主張賠償責任

律師表示,代駕司機有證據證明,他和滴滴公司、隊長之間要有書面的勞動合同關系,如果存在勞動合同關系,那么,所受傷害可以向雇主或者用人單位來主張。如果雙方之間不存在勞動關系,那么,代駕司機應該進一步提供證據,有沒有存在雇傭關系。作為隊長他在接單任務上,有沒有收取相關的利益,如果收取了相關的利益,那么在利益收取范圍內,應當承擔相應的賠償責任。

徐視融媒記者:潘璐璐 唐愷晟

編輯:戚蓓寧

作者:戚蓓寧

版權聲明:淮海網原創文章,歡迎轉載或者報道,但請注明出處

分享到:
  • 感動 0%
  • 路過 0%
  • 高興 0%
  • 難過 0%
  • 憤怒 0%
  • 無聊 0%
  • 同情 0%
  • 搞笑 0%

相關閱讀

双色球开奖走势图表